KK直播互动平台发展战略媒体沟通会开启

主持人:大家好,首先非常感谢大家来到,之前带着KK这个产品和在座的很多朋友有聊过,有很多老朋友,也有新朋友,我是刘子肃,负责整个KK市场。今天我们叫大家来,也是想跟大家首先认识一下,沟通一下关于KK的产品。

之前跟大家聊的时候,有很多人提出了一些问题,比如说关于KK这个平台的战略,关于以前KK唱响这个产品,甚至关于米络科技公司,我们公司在杭州,300多人的一个公司。比如说杭州公司整个创业团队的氛围什么样,环境是什么样,我们公司现在的情况发展是什么样,好像有些很神秘。大家甚至觉得你公司现在这个情况是不是已经不是创业公司了?与其这样,我们公司创始人也在,产品总监也在,和大家聊一聊。

刘琼:

各位媒体朋友下午好,我是KK创始人刘琼,今天非常荣幸能和大家介绍一下KK整个平台的战略。在讲KK整个平台之前,我先简单地说一下对社交媒体的见解,整个文字图片、语音跟视频看得到。在过去几年,每个产品都有一个核心的,从微博、微信开始,这个社交的生态圈。那到现在,整个手机的功能越来越强了,4G网络也来了,互联网的带宽也解决了,包括过去几年整个用户的习惯养成以后,我相信很多用户希望有新的玩法存在,我们KK有自己的见解。

第二,因为KK做的是跟视频有关的,在过去几年整个视频网站发展的情况,过去几年,大家看到在版权内容,在制作内容上来以后,像乐视、腾讯在做线下O2O这一块频频出手,他们基本上召开明星演唱会,把他们的粉丝召集起来,通过网络聊天,这些内容来增强他们整个社区的互动。

但是,这种网民互动有局限性,还有很多人做投票,这些互动仅仅是增加用户之间的互动功能。其实很关键的一点,怎么样让用户动起来?怎么样让用户跟节目以及节目的人动起来。

我们KK是什么?KK从创始到现在,定位是移动互联网的直播互动平台,我们从来不把直播、互动分离,因为做直播的话,电视台他们的技术都很强,单纯从直播、内容和平台单独做的话都很难。但我们想做的是直播、互动,不管是用户的直播互动也好,还是说我们想做游戏的内容嫁接也好,我们希望在社区里面,人与人真正互动起来,通过互动才能形成生态,通过互动才能有商业模式。通过这种互动产生的生态也好,粉丝经济也好,我们希望是它在直播过程中,也能产生经济效益。直播以后,也能形成整个社交闭环。

KK过去两年,其实我们一直在移动互联网上专注,不管从技术上,还是在用户的获取上有自己的优势在里面。将来我们会继续在这块加强。

第二,我们想追求的直播是随时随地,想播就播,想看就看的直播,包括互动也好,我们希望做到的是多种形式的互动,通过互动让观看者跟实现者之间产生一种不同的价值跟享受。

包括平台,其实我们过去也发现很多领域,现在都会越来越多直播互动的需求存在。将来新的一种社交圈会怎么样?直播互动将来会是一个新的社交玩法。我们KK就想实现这么一个平台。

我刚刚讲到,直播、互动是不能分离的,真正能做到激活观众,让整个直播、互动动起来,尤其是在手机出现以后,手机解决了时间、地点的一些限制以后,才真正能让手机的优势,让整个互动的过程动起来。

KK在过去两年,我们大概不到两年时间,我们现在积累了7000万的用户,我个人认为还是比较快的发展原因有两点,第一个利用过去两年互联网的发展,更重要的是在产品、技术的积累,以及我们对这种产品互动游戏运营的理解上。

第二,这是我们今年的一些后台数据,能看得出来,我们所有的新用户90%是来源于手机用户。在PC时代有很多上市公司,对于手机上我们正在努力,至少我们从用户规模也好,包括从整个流水规模,在手机端可以说现在是做得最好。

今天我跟我同事会介绍一下我们发布的两个产品,以及正在做的两个产品或者是工具。首先是KK唱响4.0,这次4.0有一个重大的,包括产品定位上和结构上有重大的调整,KK唱响4.0关注在线娱乐这一块,以前都是游戏互动,还有各种演出,那我们因为发现这些用户群其实跟在线娱乐的用户群还是有差别的,为了让不同的用户群,他有不同的用户体验,不同的玩法,所以我们也把产品进行了一个重组,所以会有KK唱响4.0、KK直播和KK演出。

还有最后一个,我们在了解到,其实很多现在用户希望去中心化,有很多团体有自己的运营能力,那我们KK也想推出,KK的专长是做产品,做平台上,KK将来也会开发一个平台,让所有有自己运营能力的人,或者有自己粉丝群的人,能非常方便地在KK这个平台上来维护自己的粉丝。

KK唱响4.0的核心主要五块:用户的自主直播,还有在线下的文化节目在线直播、演唱会直播、传统媒体的可视化直播、综艺节目在线直播互动平台,台网互动,还有一块自己会定制很多互动的节目存在。

其实KK从去年开始,都有一些实现,羽泉演唱会、歌咏会,今年像乐视在打的跨年演唱会,是第一次做的,当时有很好的结果。有些资源整合了,试试看这个效果。

第二个这些数据是过去不同类型节目的在线人数,羽泉演唱会、歌咏会,其他自制的也好,还有一些乐队在线的人数。

我们KK唱响4.0核心的功能,我们唯一一家能支持手机连麦和手机直播的,也确保了我们在手机上的优势。由于这些功能,真的实现随时随地想播就播,想看就看的功能。同时我们在产品上也增加了像主播心情、作品点播,还有群聊,这些功能都是社交的功能,我们把主播在线作为实时,我们还可以通过这些唱片功能,还继续在我们这个闭环的生态圈里面存在。

这几个界面是整个4.0功能的截图,手机直播、中间是个连麦,最后是群聊。

这个是主播心情,微视频的点播在里面都有。

刚才我们讲的更多是在产品上,KK唱响4.0的一些核心功能。今天我们应该算是第一次来说说KK唱响本来是运营性的平台产品,我们在运营上跟以前的同行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我认为我们比较核心的是说,我们在重点发展线下工作室。

这几个数字透露一下,现在全国超过100家的线下工作室,累计输送和培训8000个主播,这些图是工作室自己发的,原先不管是用户还是主播,现在都出来创业,来建立线下工作室。

为什么要去做线下工作室呢?在线娱乐里面内容的监管很重要、规范很重要,如果我们有一个机构在做的话,我能确保它的内容监管跟内容的规范。第二也能确保节目的质量,他们会进行非常好的培训在里面。

第三个在内容多样化有突破,结合本地的一些内容。

还有因为这种是我们已经验证了,是能规模效应的,KK也会帮助他们去快速拷贝,这样能吸引更多的人到我们的生态圈里面。而且也是我们吸引一些年轻人,有梦想的人来进行创业。

2015年会把我们定的目标加强,我们会投5000万来扶持不同机构,我们希望我们覆盖的层次会更多、更广。内容的多样性上也会有突破。

可能大家也知道最近在在线娱乐这一块,因为几个上市公司,整个大战已经开始。整个“烧钱”也如火如荼,对于KK来说不会吝啬这点投入。如果投入了以后,我们给用户带来什么?其实我们不希望把我们的主播被动带到这个战争中来,变成战争的牺牲品。到这里回到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主播为什么到KK来?其实我认为,我们的主播就是一个有个人价值的艺术精品,他们心怀梦想,等待被发现,就像海底的金子一样。KK想做的,就把他们推上岸,让他们在阳光下闪烁着波浪,而不是变成挖掘场。所以KK一开始定位就是一个公正的平台,让粉丝跟主播公正地交流,我们重点要推的手机直播,及时、真实的互动,因为真实才不会是作秀。而且生活本来就是一个绚丽舞台,帮他们去实现他们的梦想。

有一个报道现在网络主播有多少钱?本来一个很单纯的平台,现在都带有金钱的味道。其实KK一直在采取一个比较合理的比例,让主播跟KK之间有一个非常怎么相互依存的一个公平关系在里面。其实整个主播,他本来在现实生活中其实是普通人,可能他的才艺就被很少人知道,到镜头前面,让全国人,甚至全世界的人发现他的时候,他能得到更多的支持。所以很多主播以得到更多人的支持和鼓励来提升自己作为机会,走向成功。

主播也是个正常人,他其实是把快乐带给他的粉丝,粉丝是他最坚实的后盾,粉丝跟主播成为朋友,两边成为共同的价值共同体,由这个引起主播跟粉丝之间整个生态圈,我觉得是非常健康和可持续的。

讲几个实际例子。第三次中国好声音里面,申钰林,其实一开始在我们平台上送上去的。他想演一个电影,给他引见上去了。他还带了小伙伴,在他的山东老家自己来运营推广他自己的品牌。

第二KK过去也有五、六个主播单独定制了单曲,我们也跟一些主播开个人演唱会,在线下的个人演唱会,让我们的实现梦想,不再那么遥远。

跟一些主流媒体合作,像跟CCTV15合作,让我们的主播有机会登录到电视台上去,我记得在今年4月中旬的时候,有一个网络上选出来的人气歌手,当时唱了一个《时间去哪儿了》,送给他的父亲,是非常感动的。

我们也希望帮助主播实现多元化的收获,重资打造一个电影,叫《爱上女主播》,其中有五个女主角都是来自于主播,她们的爱情、事业、生活等等,这个点击量还是蛮大的。

最近正在进行的《中国梦之声》,我们KK也作为一个互动的唯一合作伙伴,最近一直在探讨,效果不一定那么理想,但至少我们打出来一个,让《梦之声》的选手,他能在24小时跟他的粉丝实现互动,因为各种原因,至少每个学员每天一个小时、半个会到KK偶像粉丝直播间,跟他的粉丝互动。

主持人:

其实刚才刘总讲的,总结两点,第一点首先在移动上,我们不论是从我们用户的积累,还是我们技术的积累上,比如说第一个实现了手机的直播,以及实现了手机的连麦等等这些技术上的优势这个是我们领先的。PC端也在做这样的产品,正在发力把PC端的用户往移动端上去移植,其实最开始就是做的移动端,这是第一点。

第二个在扶植的技法上,比如说类似其他机构,会尽最大的可能把粉丝变现,通过公司的形式,通过艺人包装的形式,把整个金字塔塔尖的艺人扶植出来。KK是希望每一个基层用户的想法,他们也有梦想,他们可能是一个小歌手,他们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成为最顶尖的歌手,但他们也有梦想,KK就去帮他实现,你可以成为一个歌手,或者你可以成为一个机构或者工作室的创业者,这些都可以,KK是这样一个包容心的,大概就是这个情况。

今年我们在KK唱响里面加入了关于游戏专区的一些部分,就是我们在KK唱响里面加入了游戏的主播。我们就会慢慢地发现游戏直播这一块非常吸亮,从主播的需求来说,从用户方面的需求来说,对整个游戏专区,在KK唱响里面的表现是非常吸亮(谐音)的。

既然这部分的用户有这样的需求,而且我们也发现这些用户的关注点是不一样的,你从主播来讲,比如说游戏用户的主播在认真地打游戏,整个直播的过程当中,都是全神贯注地关注在游戏上。

但是娱乐的主播,他的整个注意力实际上在和粉丝的互动,为什么KK唱响能够自己的盈利模式?这也是最核心的一点,就是主播能够和用户互动起来,在整个动态的过程当中,不论是打赏的形式,或者按是交友的形式,是一个动态的模式,既可以产生商业模式,又可以产生社交的交友。

游戏不一样,同样是关注,主播关注在游戏,用户全神贯注在游戏,他们两个是没有交流的,偶尔通过聊天形式的沟通,但这些主播可能都没有看见。这时候就引发了我们的思考,也许我们应该把整个游戏单独拿出来,通过产品上,通过功能的实现上,让主播和用户真正互动起来。

KK唱响之前一些功能的实现,可能满足不了他们,所以我们才有KK的直播,也就是我们提出了游戏互动3.0的这个概念。我们怎么能够在产品功能上实现真正的游戏的主播和游戏用户的沟通,我们之前可能也看到。

比如说现在有一些产品,我们看到了类似斗鱼、YY、战旗这一类型的产品,已经开始做这样的工作,前期通过一些很火的产品,我们去签一些战队,或者签一些什么样的比赛,把大量的用户吸引过来,可能一个明星过来,明星的粉丝经济也不是他们创造的,是腾讯创造的,由游戏创造的,他们把真正的粉丝经济已经做得非常好了。这些直播平台只是把这些明星签过来,吸引大量的用户。

你仍然会发现用户看的是游戏,那些明星玩的也是游戏,这整个的过程当中,仍然是没有互动的。也有可能你看到大量的粉丝在吐槽也好,在聊天也好,但你真正能够让这些明星也好,就这些战队也好,跟用户去互动好象也没有,因为产品上面并没有支撑它这样,你只是创造了一个氛围而已,那这个东西是英雄联盟的繁荣,并不是直播平台的价值。

我们说KK既然之前有过KK唱响这样技术领先的优势,那我们已经实现了,我们非常了解主播应该怎么样和这些用户去互动,我们应该把这些已经成熟的东西拿出来,剥离出来,用这样的模式去为整个游戏的直播寻找一个新的商业模式,这个可能是大家最关心的,或者是整个行业里最关心的,看KK怎么样给大家带来商业模式。

所以我们提出的概念,由于游戏互动的新模式,我们要让整个的粉丝群体和主播一起玩游戏。

之前我们整个行业把主播提到了2.0时代,1.0时代只是有人播,有人看,只是视频推送的过程。

2.0时代实现了粉丝间的交流了,功能上已经实现了送礼物,或者聊天室的这些模式,已经有一些粉丝间的交流了。现在大家在做的都是这些,你签再多的大神来,你实现的仍然是粉丝间的交流。因为这些大神已经用很高的费用,你把他签过来,当他在这儿直播那一刻,事实上他要做的事情已经完成了,协议我已经签了,钱我已经赚了,只要在这儿完成你的工作四个小时、五个小时的直播,由粉丝在这儿,可能能创造50万的房间在线,任务已经完成了,不许再进行什么样的沟通,播完了就可以走了,因为我最关键的任务是要进行职业比赛,还要去训练,没有工夫跟你聊天。那个跟娱乐主播不一样的,娱乐主播坐在这儿和你互动,每一个小时,一天坐8个小时,实现8个小时的收益,2个小时就2个小时的收益,所以他更在乎跟用户之间的沟通。

3.0的实现,能够让这些主播和用户,不管你是大神也好,还是屌丝也好,只要在你这儿开播,我们让收益上,比如说我们可以实现你喜欢这个主播,你可能喜欢一个明星,喜欢一个美女,不管是谁,你就喜欢她,我就想和你一起玩游戏,你可以让他带你一起玩游戏。那你怎么办呢?产品功能上要跟他说话,或者给她送一朵花也好,或者送一把剑也好,要引起她的注意,这样可能从一个普通的粉丝,提高到了一个VIP的粉丝。主播可能在下一回合开始的时候,把你抱起来,和你一起打下一款游戏,从产品上去刺激她。主播也愿意,因为这样,我可以实现更多的收益,然后我和你一起玩游戏,你就要通过打赏的形式,互动起来,我注意到你了,一起玩游戏。

所以我们是通过产品去刺激两方面,让主播和用户流动起来,这是我们提倡3.0的概念。

我们可能之前看过其他类似游戏直播的产品,你在其他的游戏直播产品里面,可能这儿有一个美女,这儿有一个直播游戏,她在玩,她在说话,这些弹幕都是用户在发,她也看不到,不可能跟你实时地沟通,所说之前用户之间的沟通。但是你发现我们的产品,这是PC端的页面,这是移动端的页面,也实现了2.0的功能,弹幕也好,打赏也好,我们希望主播和用户一起来玩。这一局实现了1对1的连接,今天看什么英雄联盟,也许这个主播就只会玩五子棋,愿不愿意和她一起玩?如果愿意玩的话,完全可以实现线上的互动。那在这个互动过程当中才有商业模式,这个是讲的最重点的一个。

我们可以看一下。GTV会举办一些水友赛的东西,这个美女在底下的人一起玩游戏,开了一个房间,用户区抢这个房间,可能四个人抢进来了,其他更多的人怎么办呢?短信的互动,这边有美女主持,其实这就是一个之前很简单的水友赛的概念。

如果在KK的房间里,每一个房间都是一场水友赛的话,每一个主播都可以和用户去互动的话,那就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在整个动态的过程当中去实现这个商业的价值,这个大家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比如说像其他产品一样,主播主播自己的,用户看自己的,都是相对静态的过程,谁都没有互动,也没有必要付出什么样的激情,一场游戏就结束了。但你怎么才能对这个平台,对这个主播产生依赖,只有她真正和你玩起来才会有这种情况,看她玩,不如和她一起飞,KK平台想创造每一个房间主播的价值所在。

所以就是刚才讲的整个KK,把KK游戏从KK唱响当中剥离出来的一个初衷,我们想带着KK唱响强互动的基因,以及我们在KK娱乐当中实现的这些功能,把它拿出来,然后做进一步的优化。针对游戏玩家,针对游戏的主播,他们关注什么,他们喜欢什么,这跟娱乐是不一样的,就把她拿出来,带着强互动基因,寻找游戏直播的商业模式,这个才是最主要的任务,我们也不想实现另外一个烧钱的平台,肯定是要实现这个平台自己挣钱的模式,就像KK唱响一样。

当然了,除了整个产品功能,刚才其实在讲的,虽然举了英雄联盟的例子,其实只是在讲在产品功能上怎么样实现互动的模式。

我们也会开启手游的直播,作为一个独立,在移动端有这么大的优势,有这么大的量,我们怎么才能够让它这个量和现在的移动互联网更贴合,其实就是手游的直播了,希望和厂商进行合作。手游大部分是单机产品,在游戏的选择上也会有一些考虑,今年会有一大波竞技手游的爆发,也会单于到传统电子竞技的比赛当中去,这相当于是整个行业对手游产品的一个选择。我们只是其中之一,作为一个直播平台,不是什么样的比赛都可以到大的竞技比赛当中去,也不是什么样的手游都适合直播的方式,所以我们还是会有一个选择,我们把SDK接入进去,实现手机的直播。

虽然现在手机的录播很火,已经不下七、八个产品都实现了手机的录播。录播的需求,我从产品当中,通过录播的形式拿出来,然后把它变成为另外一种媒体或另外一种渠道,实现更多人的接入。

但直播是跟它完全不一样的形态,我们实现的直播,其实还是实现主播个人的一种价值的存在。你玩游戏,然后你获益,或者你有受众。

录播就是我玩游戏,我来帮厂家做宣传,或者我来帮厂家扩大这个产品,或者我通过这个产品,去做其他类似更多社交的工作,这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产品。大家也要注意录播和直播这两种产品形态上的区别,这个是关于KK直播的想法。

KK直播已经上线了,在安卓渠道上可以下,现在也在做一些尝试,包括和腾讯,包括跟其他游戏厂商的合作,会拿一些赛事会来试播的方式。当然从这个当中会提炼,包括产品的改进,包括在产品功能的开发上,后续还会做后续的报告。

下面是关于后面的新产品,是由产品的负责人来和大家介绍,祝凯宇产品总监。

祝凯宇:

各位媒体的朋友大家好,我是负责KK产品的,现在负责跟大家沟通一下。

大家可以看到KK演出,看到演出这两个字,大家心里可能会想各种各样非常眩目的数据,比如说乐视在直播汪峰演唱会,或者直播跨年演唱会。腾讯跟乐视掐架说,我的直播今年有几百场,他的直播今年有几百场。

我们这边要说的KK做演出,也是强调非常专注的互动基因。跟它更大的区别在于,不仅是关注整个巨星或者明星的演唱会或者他的一些演出。更关心的是各种音乐的直播,也就是说体量非常大,占常委很重的一个演出内容形式。

所以我们把这个概念再提到项目的意义上去,针对于音乐人和演出主办方推出的高清互动直播在线演出项目,这个是KK演出的重点。延续KK唱响做娱乐的时候,因为当时我们,做唱响的时候我们是后进者,前面有YY、9158、六间房、我秀,我们做的东西并不是说一定要像YY一样,做得金字塔,上面的收入最高,最优质,下面基本上活不下去了。

我们做演出也是一样的道理,不会直接跟乐视跟腾讯PK,谁的演出明星大牌,谁的排场大。包括游戏也是一样的,不会跟斗鱼去比,谁签约的战队,哪个价高,按照常委基因把这块做得更实。大家可以看到包括游戏,包括游戏,定位在音乐人,服务于音乐的爱好者,音乐的个体,音乐的团体,他们把这块基石做实了,KK演出的存在意义才会更大。

它的使命在于让演出变得更加简单,有点像阿里说没有难度的生意,道理是一样的。

第二点是实现全球的同步互动,怎么来理解这两个东西呢?演出简单,其实为了改变演出的方式,简单我们理解成为三个层面,为什么我们做手机的直播,手机的上麦?第一点要做的是让演出者呈现自己表演的时候做得很简单,我们自己在实现了PC直播以后,手机直播现在跟上,手机的上麦OK。我们自己在采集LIVEHOUSE各个方面内容的时候,也探索出了LIVEHOUSE一整套内容的拍摄、呈现和直播方式,这是第一点。

包括现在安卓的手机,安卓的相机特别多,我们现在的直播完全把画面的这种美化,也有一套解决方案,接下来的产品大家也可以看到。

第二点演出这边让它简单的话,简单的意义在于让观众看得很简单,获取这些内容非常非常简单。手机这块,我们要去把手机这块东西做成KK演出,让这些内容聚合在一起,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子,把内容放到KK唱响娱乐里面去孵化。现在觉得是时候把这个东西拿出来,做KK演出。破坏性的创新跟颠覆式创新,我觉得我们现在做的KK演出,其实是一个颠覆式的创新。

全球同步互动直播,为什么强调“全球”这两个字?其实我们过去一年时间,差不多积累了近百场的LIVEHOUSE的演出团队,包括一些场地的机构提供方,这些都是呈现在LIVEHOUSE国内内容库里面。

所谓全球,最多指的是美国那边,LIVEHOUSE这种氛围非常好,这个会联合美国那边分公司,把这块的内容,包括好莱坞全部整合到里面去,演出这一块东西,我们不会去PK明星大牌演出,我们这边有非常非常量大的海量音乐人,包括海量的秀,包括国外LIVEHOUSE一些团体。

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在去年做的一些东西,国内、国外各种肤色、人种都有。音乐人可能会知道,这块地方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粉丝。这些人的话,他天然有粉丝,比我们做KK唱响的时候,我们挖掘用户来做更强一点。

我们需要解决的是,刚才说有三点简单,还有第三点简单,他们进来以后,我们需要让他赚钱赚得很简单。这一块地方,带着不同基因的话,去解决赚钱的问题,那我们就延续KK唱响这个思路。我相信如果是同样的演绎,如果不是这么大牌,是在团体或者个人演出,那他们自己在自己KK演出这个圈子里面,他们会有非常强烈的互动思想,包括积极性,线上、线下都可以去跟自己粉丝互动。相对于有自己的微信或者粉丝来讲,那我们带给它的工具,真正是把它的演出,能够实时呈现给自己的粉丝,而且能够通过这种呈现获取自己想要的最后一个简单,就是赚钱这个概念。

前面KK演出也知道产品的思路,我们除了做KK唱响,包括KK游戏直播,刚才延伸到KK演出,包括还有其他的KK,现在正在策划中。后来又回到KK工具化,这一块东西其实并不是说我们自己空想出来的,我们做了这些东西,我们发现KK唱响的时候,很多KK个人主播想创业,KK线下想做自己团体的东西,包括LIVEHOUSE也一样,KK演出可能需要这个圈子里面,有些人是想说,我能不能自己一个定制化的,我需要自己的一个东西,那我自己传播出去,我可以更好。所以工具化的东西,也代表了KK一种全开放的,UGC或者PGC的视频直播的思路。

工具化的重点在于私人定制,相应到KK这边来,KK这边展示的是一个比较开放的基因形态,我们前面做的东西是属于自运营的,我们需要更多的内容去联运。那联运以后,我们需要更广泛的东西,是他们自运营,所以其实是分为三层。

第一层我们做了这几个东西,解决了一个自己KK去自运营一些垂直行业,KK比较擅长,比较看好的一些东西。

第二点,我们工具化这边团体化的定制,比如说大家比较知名的演艺集团,他们有四、五百的演员,他们这些东西需要放在自己的平台里面,但是他们现在很多演艺的集团,只有自己的一个线下场地,他们做APP什么的,没有这方面的支撑。而我们的工具版,只要抓住直播、作品和消息这三大块东西,我只要灵活地调度一下,基本上可以满足定制一个团体的APP。

第三层就是个人的APP。我们首先非常看中的是很多,比如说海量粉丝的这些人,他们个人APP,首页一进来,不是说KK的大厅,KK唱响是从外到里,我首先看到很多很多人在大厅里面,我去搜索人,或者我去看到其他人,玩玩玩觉得不错,到自己个人房间里面去,可以申请一下。

工具化,个人更像美拍之类的东西,我们这块进去以后,其实是直播间,直播间可以看到一个时间轴,时间轴上面我的作品,我的直播时间,我的直播预告,上次直播以后预置下来的东西,有个开关,我可以去分享,这是工具版个人的一个核心。所以我们工具版包括前面的运营分成三个层次去做。

所以KK整个是提供一个全开放的直播技术,包括平台的构架,包括手机说一些独特的功能,都会在这里面开放给要经营自己APP的用户。

我们一句话来概括一下,全开放的UGC视频直播平台。为什么做工具化呢?包括现在已经在做这个事情,当时做KK唱响的时候,没人去做手机,差不多提前了别人一到两年的时间。

现在包括微信也好,包括各种各样的APP把视频这块看得特别重,包括谷歌也有预测,以后所有的网络内容,差不多有80%是有视频内容来承载的。我们相信把这个工具开放以后,那么它的作品,承载的东西也会更多,可能是演艺的作品,也有可能是各种商品性质的东西,所以刚才说到,我们KK要扶持计划,我们KK不是定制,真的是真金白银去扶持它。

还有在技术平台上个人定制,通过平台支持他,这是我们KK接下来要做和正在做的地方。

我的介绍就到这里了。

刘子肃:

我们有什么样的问题可以问一下?之前跟大家聊的时候,问了很多关于米络科技的问题,KK唱响的问题,甚至关于整个行业的问题,可以让老板来回答一下。

记者:

我是超好玩的记者,因为是手游媒体,所以我比较关注KK直播这边,KK直播刚才说了,可以让播主和观众一块玩,这个具体是怎么实现的?

刘琼:

我想留一点悬念,我们产品快要出来了。有一点,在线玩,怎么样有一个机制先让人家玩,在玩的过程中实现沟通。

记者:

关于沟通这一点我想问一下,其实我个人也是一个游戏直播的先行者,我当时在Twich上面,还有在斗鱼上面。像我这样的直播者不在乎赚不赚什么钱,或者说每天都守在那里去直播,我干的事情,因为我是很容易能拿到这些最新游戏的测试版本,激活码什么的,我就喜欢把别人碰不到的东西,就拿给他们去看。像我们这样的用户怎么样实现一起玩的互动呢?

刘琼:

我认为游戏播的过程有几个角色,一个是大玩,…,他更希望是去看,这种大的明星不屑于跟下面的人互动,这是比较TOP。但其实中间有很大一批爱好者,不但看,也希望能玩,而且玩的过程中也希望成为一个明星,我们可以侧重原先从看的观众变成玩家这样的一个过程,而KK希望在这条线上有所作为。

为什么我们到现在没有直接跟斗鱼抢明星战略的主要原因,也许我们走的路会比较长一点,我想有些同行情况是说,那个时间点的峰值非常高,但明星不在线,它没有太多的沉淀。

为什么要做呢?我们也是因为以前KK唱响的运营经验,我们知道,不管你是娱乐明星还是游戏明星,都有共性。那我们作为平台,不但能把人通过明星吸引过来以后,希望内容多样化,各种玩法,能让这些用户,不管他喜欢的明星在不在上面,都能来KK平台上面,也要做一些社交性的功能原因在这里,有能力呈现,在不在线的情况下能够让他们留下来。

记者:

刘总你好,我是来自硅谷动力的,年初KK唱响B轮融资,具体的金额是多少?还有我们这个资金现在使用的一个情况?

还有我们有没有下一轮融资的计划?或者融资之后再继续投在哪个方面?

刘琼:

我想每一个企业在规模发展的阶段,要根据不同实际需求,尤其是互联网需要一些资金。那我们融资目的不但是资金,我更希望的是,我们的投资者能给KK带来一些资源的帮助。我们过去两轮里面,比较幸运的是,不但找到的投资者,不但是在投资界这样一个行业,包括声望。更重要的是他后面有很多资源的撬动在里面,KK相对来说比较低调,不会像有些融资说,把融到的人民币说成美金,我想市场上也发生过这个故事。

金额方面我们跟整个投资机构,会有一个约定,不对外去宣传融了多少钱。能说我们融的钱,主要是用于在平台的发展,我们未来平台的发展,为什么我们愿意做开放?做平台?做这些平台需要很多人力做产品,只能说我们融足了未来两到三年在平台发展上需要的金额。具体金额,外面其实也有一些宣传,像国内比较顶级的投资机构,或者是在文化产业里面比较有名气的都在里面。

包括A轮的时候,也有一些个人的机构在里面,现在不能公布是谁,外面都能看到了,外面所传的基本上都是不错的,我想还是下来有机会的时候,该宣布的时候宣布。

第二个关于资金的情况,总体来说,KK唱响本来这个产品是一个现金流的产品,其实在我们整个资金使用上,压力不是那么大。但是为了快速地发展,如果都拉开战线的话,我们会考虑在整个市场的需要,适当的时候会启动,这个要整个董事会来决定。

你可以理解,我们很多投资机构,很多人是在买赛道,这些投资机构对我们这种产品还是有兴趣的。

记者:

KK直播大概什么时候能上?

刘琼:

体验版,这里面只是简单实现了直播,还没有互动,未来一到两个月之内,加上互动性。

记者:

我有一个问题,我想知道你们KK唱响的用户群和YY,还有六间房的用户群有没有区别?

还有一个问题,我看你们和线下机构有合作,这些合作你们是以大股东的身份和他们合作?还只是一个资金支持的合作?你们和YY类,和六间房类这些机构合作有什么大的区别?

刘琼:

首先从用户群上,我们跟YY,跟以前传统PC的用户群,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尤其是PC上,在在线娱乐,在线音乐这一块,更多的用户群,渠道是从PC来的,付费用户都是真正的同行,或者在传统游戏上,YY是游戏上转过来比较多。

KK一开始出来的基因是以手机为主的,我们积累的用户群还是以前以手机的用户群为主,PC上很少,这会是最大的差别。所以你看到我们的APP值会比他们低,或者在线时长会比他们低。但是最典型PC时代用户群的高峰期基本上是晚上。但KK有三个高峰期:下午、早上、晚上,会有三个高峰期,这是符合手机用户的一个特点,所以这点上,我觉得在技术上就有很大的不同在里面。

但是你说最终一定会,因为毕竟是一个产品形态上有相同的地方,有些大的用户,他们基本上不玩,就看,我们有共同的用户群在里面。我觉得我们更多是走差异化,手机上。我认为尤其在线音乐这一块,真正缺少娱乐机会的或者时间的反而是手机用户,尤其是在中国的三、四线城市,他们其实整个娱乐机会不多。或者是一线城市,来自三、四线的那些所谓的外来务工人员,他们其实整个生活比较单调,其实我们更看重这一块用户群,他们的黏性会更足,事实上也是,到了时间点,KK比较经典的用户场景是三个地方,一个是在上洗手间的,第二个是很多大用户群睡觉之前在被窝里面,这个是在KK唱响的用户群上,尤其是在睡觉前,八、九点钟钻被窝了,拿手机来看,这是很大的用户群。

第二个关于线下工作室,我们基本上不参与,我们只是一种在合作商的关系。但是我们会把更多的利益让给线下工作室。

记者:

可能会存在一些政策上面的风险,这个方面怎么去规避?因为可能会存在扫黄这种东西?

刘琼:

其实KK,LOGO里面生活就是舞台,如果理解这个内容的话,后面有一个很严格的审核体系,在公司内部有将近几十号7×24小时审核人员在里面。你就看我们KK唱响不管手机端、PC端,打开一个具体的房间,有一大片,他们说是很浪费空间,就在告诉人家KK不能怎么样,这个提示在里面。但是我们也有很好的申诉机制,举报机制在里面,我们也奖励举报的人。

更多是说我们有着非常严格的审核体系,我们也得到了国家一些牌照上的许可证,我们想加强这方面的一个正能量的事情。包括我们过去很多活动,我们在宣传,我们平台上地震的义演,支持一些希望学校,或者扶持一些白血病人,这是经常做的,我们强调,我们不是让他赚钱,希望他们真正能去做正能量的,为什么花这么多精力,让他们去拍电影,送到电视台去,开演唱会的目的,也是为了表演。当然知道我们以前各种这方面的同行,他们在做这一块,但是现在我相信只要活下来,都意识到这一点,不能把这个行业搞乱,大家在一起,草根的用户往前推。今年做得不规范的,该死都死掉了,对整个行业是好事。

第一这些在同行里面不规矩的死掉。第二个让我们的从业人员,他会更加规范,更加注重本身质量上的发展,这样更好。

记者:

我想问一个问题,Tiwich被亚马逊收购了,KK在这个时候推出游戏直播,国内外的环境不一样,你怎么看待这个差别?在国内推出这个游戏直播,又会面临哪些困境?除了跟六间房,你刚才说斗鱼、战旗那样的竞争?

刘琼:

为什么要推游戏?其实在整个发展过程中很水到渠成的,不是说我们想做就做。因为是这样,首先我们定义直播互动的平台,一开始我们直播的是娱乐、在线音乐这种。但发现我们很多用户群里面,有时候需求说,游戏是一个视频直播的服务,你有这个技术,为什么不去提供这样服务呢?是我们的用户有需求。

第二个,我们的用户又不希望在整个娱乐这一块,它会有不同的玩法在里面,他希望我们能独立出来,有需求以后,结合我们的一些技术优势。而且我将来看到的是手游这个的发展趋势,我觉得我们应该到这个领域里面来。

而且我们到这个领域以后,因为我们是后进者,虽然大家都在扎根用户,那我们想扎用户的手段和途径不一样,我们应该怎么样更有效地,或者性价比更高地获取现有的用户,并且能留住他们,这是我们的挑战。我们不可能像现在他们一样去花大价钱买这些战队,里面还不知道常委在哪里。或者他有很不确定因素在这里。我们走的方法,我能看到这个用户群,留得住就抓,留不住就不抓,怎么样快速的、性价比高地找到我们想要的用户和能留住他。

实话实说,这个业界也开始热起来了,很多人自然会移植到这个里面去,手机游戏直播用户群的获取,应该比KK唱响娱乐更好。因为什么呢?因为游戏的用户群其实在互联网上,已经天然地形成了一个社区,已经存在,我们更有方法,能精准地获取他们,留住他们。

记者:

环球网科技,刚才你提到了培训的事要做,这边有考没考虑跟线下KTV一个合作?唱吧就进到的KTV?

刘琼:

产品形态上可能会有一点不一样,但是我们更注重的是LIVE HOUSE的合作,这个还没有考虑跟KTV合作,考虑跟LIVE HOUSE合作,因为它有传播性在里面,如果纯粹是KTV的话,如果实现与朋友唱歌的话,有没有可能KK实现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地方能一起来唱歌,实现KTV的体验,可能会更好。

记者:

不会考虑集中做一个线下?

刘琼:

现在我们的能力,或者我们对这个产业的理解,至少说现在还没有达到。

记者:

有一个挺重要的点,KK直播的SDK交给厂商植入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准入条件?作品的准入条件,这是一。二是怎么收费?三我们能提供什么样的技术支持?

刘琼:

其实我们希望从整个条件来说,因为我们是开放平台,我认为全开放,所以我觉得我不应该收费,这是我们明确的不收费。将来具体怎么合作,我们的BD团队去谈这个事情,但从公司角度来说,因为我们是生态链的构建,我们不去想着靠跟游戏厂商的合作去换点钱,这不是主要的目的,这个是非常明确的。

我们应该是帮助游戏厂商怎么样来帮它圈住它的用户群,怎么让它的用户群能在这个社交圈里面沉淀下来。甚至我可以作为一个大的游戏厂商,我甚至可以联合去运营这个平台,我们提供技术支持。

记者:

它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想要的回报是什么呢?

刘琼:

用户。

记者:

我来自电子信息杂志,我想问一下,现在这些游戏直播的平台,大家已经烧钱烧了大半年了,非常非常得厉害。我想问一下,你怎么评价现在这种烧钱大战?KK会不会加入这场争夺主播资源的烧钱大战?

第二个现在大家做这个平台,大部分告诉我们目的就是说以后把自己卖个好价钱,对这个事业本身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期望,我不知道你怎么看现在这种形态?

刘琼:

其实关于烧钱这件事情,我不太想做太多评价,因为每个公司自己的目的在里面,它为什么烧钱,为了获得用户。每个公司的心态不一样,目的不一样。对于KK来说,坦率说,我们不太赞同这种疯狂的烧钱。其实我们更希望地是说,我们让整个生态圈相对来说是一个健康的,而且能让整个用户群,在一个非常合理的范围上,大家能生存下来。我想将来会怎么样,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公司层面。既然我们定义为平台策略在里面,我们想的更远一点,不仅做运营,不仅做产品,我们想做平台,平台不是一天建成的,我们希望KK在平台道路上走得更远,希望我们共同往前走。

因为现在我们坦率地说,如果去卖的话,不是这个玩法,现金流太容易了,我们想打造一个有活跃用户的,有能提供更多内容支撑的,而且甚至说是让更多有自主有能力的人在我们的平台上共同发展。

记者:

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请您介绍一下现在KK主要的用户群是哪些?我们现在这些用户群,对我们将来的发展有哪些有利因素?或者说会不会对我们将来发展带来某些限制?

刘琼:

坦率地说,现在KK唱响主要的用户群还是屌丝用户群,也是男性用户为主,付费用户很大一部分是屌丝。

为什么要推出多产品策略、多运营策略,多平台策略?也是看到这样一个危机在里面,KK唱响的用户,实话实说,要么很喜欢,要么不喜欢,他不利于我们整个用户的积累。为什么要把游戏用户群,KK唱响、KK演出、KK游戏三个独立出来,以后还会有别的产品出来。其实它真正的核心用户群是不一样的,KK唱响的用户群跟KK游戏用户群真的不一样,KK演出用户群又不一样,如果你还在里面,如果是游戏用户群跟演出用户群,看到里面还是娱乐为主的,可能不屑一顾。尤其在KK演出里面很多是白领,音乐的相对来说是草根的,也不喜欢,为什么要走平台,希望能为不同的用户群提供不同的服务在里面。

你看到现在为止,KK的女性用户很少,女性用户缺少总觉得缺少什么东西,我们会不会在未来平台策略上,我们会不会透过某种服务,别人的服务,或者我们的服务,能把一些女性用户群引到KK平台上来,我们也在探索,也在努力,我们相信不能说全部,至少希望是社交的,希望互动的,覆盖更多的用户群,这是我们想做的事情。

记者:

想请教您一个问题,我们是在移动互联网上进行发端,我们在移动互联网上进行直播的技术优势体现在什么地方?以及我们和YY这样在PC端进行竞争的思路有一些什么不同?包括这次发布游戏直播运营思路是怎么样一脉相承的?

刘琼:

当然,为什么我们会定位在手机端,因为我们整个开发团队跟产品团队,其实都是在一家外企十几年,这家外企其实是为向所有的手机厂商提供多媒体解决方案的OEM公司。因为我们技术的基因,决定了我们在移动端的能力,尤其是在早期,如果在手机上能做到视频的流畅,包括礼物渲染、互动,当时碰到很多技术瓶颈,我们有这样的技术能力,这也是KK唱响要做这个原因,我有视频的技术,我有在手机上的视频技术,所以我们想的商业模式,拿视频为入手,所以才做这个东西。

我们一开始很早做手机直播,现在同行也来了,又提出手机的互动,上麦这是一个差异了,我们又提出包括手机也能直播了,现在很多情况下,更多是在PC上作为一个播,在手机看。现在手机也能播了,手机上也能高清了,我们一定要利用在手机上整个互动的理解,怎么样在手机上突破一些平台技术上的功能,这也是KK唱响在两年之内能够起来的主要原因,他们看到KK的手机伴侣做得很流畅,用户体验很好,有更大的期望在里面。我个人其实一直对我们产品不满意,反倒觉得应该做更好的产品出来。

关于在PC上的策略,坦率说,那个PC上是红海了,我一直开玩笑,我的主菜在移动端,PC是我的配菜,定位不一样。而且手机用户跟PC用户,用户习惯还是有很大差别,如果是PC用户,它可以一待就待几个小时,手机用户很难一待待几个小时在里面,我们怎么样真正利用手机的碎片化,进行产品和运营是有很大的挑战。

关于游戏这一块,还真的没,我们做游戏,不是说看到这个市场怎么样,我是认为,我们的用户有这个需求,我们是满足这个需求,才延伸到这个游戏直播来的。因为其实游戏直播内容,视频直播想不到的服务类型,从娱乐到游戏,到培训,到什么什么,一定会自然的延伸。我们就是顺势而做,不是说希望超过人家多少,而是我们在这个领域里面有没有自己的位置,第二个在这个位置上,我们有没有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至少我们在不一样的地方,能让我们的用户喜欢,并且留下来,我觉得就足够了。

记者:

您刚才也提到了不一样的地方,游戏视频同质化很严重,你的差异化在哪儿呢?

刘琼:

就是做互动。内容上面我更希望是用户来选择的内容,因为我们说了,所有的主播也好,我们做平台,他们来播,他们应该会来选择,他要留住他的粉丝,他来选择是播哪种游戏,能更吸引他的粉丝。做平台,我不太会去选择,我就让任何想播的人,都能在KK上播,嫩播得好,能留住人,看你自己的水平。

记者:

刚才都在说垂直领域,你们推出KK游戏领域,KK演出,这两个领域都有进入,你们的精力主要放在哪一块呢?

刘琼:

精力还是放在平台上,运营会有每个事业部来运营,希望通过平台来养这个运营,希望它是每个产品不是孤立的,是连在一起的,通过这种平台效应,让所有的用户都动起来,能串起来。

记者:

具体一点?这个有点抽象?

刘琼:

其实是做互联网很重要的,是用户聚合,因为你每个领域的用户都有相对性,每个用户群之间是不是有交集呢?或者内容的服务上有没有延伸呢?或者我们做平台的情况下面,如果是一个开放平台的话,能不能把一些运营的事情交给你的用户去做呢?这里从战略上有很多讲这个东西,看你的心态了,你想在这个领域赚更多的钱呢,还是你想在这个领域上圈更多用户,还是在这个领域上能够构建一个生态圈呢,让各种人在里面都会赚钱呢,打法不一样了,我们是希望做一个生态圈,我们想共赢,别人可能在这个平台上会待得更久。

主持人:

KK也在做硬件的东西,只是现在硬件还没有做出来,刘总为了表示一下,先送一个GoPro。

如果大家没什么问题就先这样。

刘琼:

谢谢各位。

(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